Archive | Ma vie en France : une belle époque Flux RSS de cette section

le jour des travailleurs

為五月揭開序幕的是le jour des travailleurs(工作者節)。這個節日的存在意義是我還在臺灣時未曾感受過的:學生時期因為是學生所以不能放假,工作時期因為是老師所以不能放假,後來在勞動節還沒來臨前就先辭去政府臨時工了。 法國的le jour des travailleurs是國定假日,就像元旦或國慶日一樣,全國上下都必須放假,公家機關不辦公,城市公共運輸停擺,圖書館大門深鎖,學生老師也不上班上課,舉國歡騰?! 每年此時法國大小工會會聯合遊行,以爭取工作者權利為主要訴求,子訴求面向包含很多:提高薪資、反對樽節、合約政策、失業對策等等。然而今年參與的工會由於對樽節政策有理念差異而呈現分歧,La CGT、la FSU、Solidaires、l’UNSA 共同動員了主要遊行, Force Ouvrière另擇他地舉辦遊行,la CFDT 則號召青年慶祝節日。 事實上,以工會組織的原初基本性質而言,是以勞工階層為主的左派,時至今日,對象已廣納所有受薪階層,以工作權益與工作環境為議論內容。然而,當歐盟經濟危機出現,法國失業率持續攀升,政府採取樽節政策下,對工作權益與工作環境的期望也就未必能一致偏左,這是為何今年工會遊行沒有「大團結的繁景」。 回顧臺灣的罷工現象,完全毫無印象。不國日前桃園機師工會已透過投票取得合法罷工權,這是一大進步,而且仍在時機點上,尚擁對華航資方的談判籌碼。唯未來運作有待機師力爭,以及乘客支持。因此稱許為一項進步之餘仍待觀察運作效果。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entre un flan et un oeuf au vapeur

昨晚找Jérôme幫我看Neuchatel的準備資料,小聊一下。雖然早知道他要離開Lyon去Geneve實習,但今天起床後還是因此覺得悶悶的,是種又要面臨離別朋友的失落感。於是,今天本來應該要寫Paris3的projet遲遲沒動手,早上先是聽新聞廣播,然後覺得空虛,拿了小說一直看到中午睡著,起來又繼續看,午餐後看Ted演講,東摸西摸的不是因為無所事事,是因為焦躁得無法做事。索幸去廚房烤布丁。 微溫牛奶融糖,兩顆蛋攪勻,糖奶邊倒邊攪和,倒入鋁箔盒,放入烤箱蒸烤。 日本男孩Koju問我是不是在做布丁,我說我在嘗試,然後問他也會做布丁嗎,他說會,因為做法和日本一項食物類似,為了解釋,還給我嚐了以前吃海苔香鬆會有的那種鹹鹹小顆粒,但我完全沒聯想到是什麼日本食物。 半小時又二十分過去,第二次端出鋁箔盒,待涼。 突然懂了!嚼著嘴裡蛋味四溢的正港雞蛋布丁,Koji要說的其實就是蒸蛋啊! 一口一口嚐著介於布丁與蒸蛋之間的淡黃色海綿體,越是難以下嚥,越是甘於專注眼前火燒屁股的CV, 最終是把CV這簡單卻偷懶很久的事了結了。 廚房實驗室布丁初體驗,是福是禍,難說難說!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Quoi manger?

關於吃的,毫無概念。原因是,對於好吃與不好吃沒有標準,所以最害怕被問好不好吃的問題;原因是,記不得味道,以前在師大夜市常常走進一家前次已經發誓不再吃的店後才覺哪裡不對勁;原因是,對於食材毫無研究精神。 以平均飲食物價而言,Lyon是台北兩倍。Subway潛艇堡在Lyon是3.6歐,臺灣是75元;麥當勞套餐在法國要6-7歐,臺灣約120-150元。若是一般餐廳,莎拉主餐甜點型的基本套餐15歐起跳,應該可以在台北吃兩天。 食材來源方面,臺灣屬亞熱帶,法國屬溫帶,所產蔬果差異極大,加上飲食與烹調文化差異,眼前食材與臺灣的不盡相同。但若為口舌之慾買進口貨,價位幾可比餐廳價。 料理過程上,其實我很怕吃看不懂的東西,且這年紀真是會莫名在意料理過程。 因此,只好落實在地食材廚房策略。想當初大四看到同學俐落的西瓜刀法簡直讚嘆地五體投地,研究所租屋時總到對面大潤發買料理包煮大滷麵,如今卻要用我的雙手填飽我的肚子,光想就很恐怖。 不過,烹煮這件事也許真是一回生二回熟。在廚房,每每被問煮什麼,我都回答melange(大雜燴),因為我煮不出叫得出名字的一道菜,很是挫折。但後來我想通了,這就是炒飯的概念,於是我將咖哩飯改為炒飯,比較有成就感。偶爾玩玩烤箱,於是也曾端出像給阿兵哥吃的超硬乾糧餅。再偶爾因應節慶,也查查食譜玩弄解“自己的雞肉飯自己煮”或“自己的年糕自己做”或“自己的湯圓自己搓”等等。 即便至今手藝仍然可怕至極,不過漸漸體會廚房實驗樂趣,因為永遠都不知道自己最後會端出一盤什麼菜。 即便每天想午餐晚餐吃什麼很耗時,但是溫故就可知新,總會再弄出些什麼創意實驗品嚇嚇自己。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la vie est dur, on rit quand même

被提醒很久沒有書寫了。其實我知道。 原因諸多,簡言之是逃避。 第一,逃避無所適從的情緒:轉換班級後勢必要積極主動建立與同學互動關係,但一個月來始終沒有成功融入下課時間有趣的閒談,難免掀起挫折感。 其二,逃避負面情緒:在Montpellier小旅行後,突然被丟了兩個負面情緒,在缺乏心理準備之下,不小心也掉進滿滿的感嘆中,擁抱生活的熱情驟然冷卻。 第三,逃避可讀性的書寫:正確而言不是沒有書寫,只是字裡行間穿梭的情緒太多,造成文句可讀性極低,因此也就不便張貼。 最後,逃避不如預期的照片功能:上次附加相片後,發覺功能實在低等至極,實無動力書寫圖文並茂的日記。 昨晚半夜和韓國小妹妹用文字訊息互相告白彼此的想念,說著去年此時我們的相遇,以及最近的學校適應,心裡暖暖的。雖然我們差距十歲,但我一直很喜歡這個小妹妹。她的黏又不黏以及總是願意與我分享心理感受的真誠,總讓我很願意關心她的近況,也讓我願意花心思經營彼此的友情。 Moi: Je me souviens souvent le printemps dernier les jours où on a discuté les devoirs et les jours où on a en fait mangé au resto. Elle: Moi aussi, surtout subway et les rouleaux de printemps. 我說:我常想起去年春天我們假討論功課之名行探索餐廳之實的日子。 她說:尤其是subway和春捲。 關鍵字printemps讓我笑了,真虧她想得到春捲接我說的春天。 這種前一秒還有點感傷後一秒卻笑開的對話模式似乎是我們的默契,無論誰扮演感傷,誰扮演笑開,我們沒有擺脫眼前的難題,但我們試圖在難題中找到值得幽默一下的樂趣。 la vie est dur, on rit quand […]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A l’extrême négatif

今早醒後突然有個豁然感,也許低迷正終結於此刻! 回顧今年寒假,自聖誕起至春假結束,整整兩個月。中間考了一場檢定,算是分界點。前一個月,談不上奮發用功,但在唯考試是問的前提下,持續將情緒調頻為穩定狀態。後一個月,驟失考試重心的失落感瞬間來襲,偏偏仍在假期間,與人互動甚少之餘開始厭倦冗長的假期,情緒因此相對負極。 農曆年間的感觸不似去年強烈,僅只打了一通電話拜年,其餘皆以文字解決。唯一不變的是,對爸爸的思念,無關乎鄉愁的思念。相對於別人說的鄉愁,這樣的思念較難解。鄉愁犯時,機票買著就飛了,對爸爸的思念犯時,我去哪?只剩直撲撲的眼淚和堆積如山的面紙團。雖然知道自己不會重蹈覆轍,但還是必須時時警告自己別重蹈覆轍。 核對著2015初所寫下的其一願望,顯然二月的日記嚴重荒廢,自我認同感格外迷惘,四周28天月份記事上的大片空白都足以跳支舞了。 前天帶著氣憤想著自己在情感上的依賴,回溯每一次親情友情愛情與對時地物的情感經驗,終於得到一個結論:物極必反。總堅持看著寄望跌進谷底才肯放手,總是放縱自己沈浸在低迷氛圍一陣子後才肯撥雲。 三十歲的轉身肯定不比十五歲瀟灑,不過今早的豁然感已顯露轉身的念頭,也許這一覺醒來,轉身會更自然些。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un grand repas

為等待語言交換,晚餐選在l’hôtel de ville附近的印度餐廳,印象中除了它的辣味,還記得它便宜又大碗,雖然沒有餓到天荒地老,但完全符合我阿桑心態。 只是看見那一盤咖哩魚飯加沙拉送上來,卻擔憂起來,怕的是吃不完。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於是操起刀叉。 待意識到餓感已止時,已一刻過去,此時擔憂再度升起,可不想浪費地球糧食啊! 就這樣又過了十分鐘,竟整盤見底。 吞下最後一口的同時,也被自己的胃容量嚇到。明明不是特別餓,也沒有吃得很撐,卻是橫掃整盤。 結論:如果我不是食怪,誰是食怪?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Ils se marient !!

收到一封印有囍字的信,狐疑是雅慈喜帖之餘打開,竟沒認出男女主角,直到翻面閱讀文字,才弄清楚是尼尼和惠萍的喜帖,瞬間嘴角弧度不斷上揚,站在收信大廳讓最近哭點很低的我感動得差點落淚。帶著喜帖雀躍地上樓,立刻傳訊息給尼尼。 突然覺得好神奇,前一秒因為與同學親吻道別而想起2014夏天與惠萍的擁抱,下一秒就接到喜訊了。 將喜帖放在書桌前,整晚只要眼角瞄到,就忍不住拿起來一再閱讀那照片與文字,每讀一遍,嘴角就再度上揚。小憩片刻後,喜帖依舊在眼前,我很確定這不是一場夢。現在終於瞭解為何聖誕夜那晚Samuel和他故鄉正在結婚的好麻吉通話後,總是不自覺地就笑了,今晚我正是如此。 從來沒想像過尼尼結婚時我會是什麼反應。從國中末期和尼尼成為好朋友,高中時總是互相寫信,大學時收到一封簡訊,畢業展尼尼特別到台北,研究所時曾感到疏遠,家人過世時我曾對這段友情失去信心,然後陪尼尼挑惠萍的禮物和卡片,然後我第一次見惠萍其實也很緊張,爾後很少聽尼尼提及這段感情,難免為平實的愛情感到擔心,然後看到尼尼因為運動嗜好瘦了,出國後第一張收到的明信片是他們寄的,直到2014夏天的擁抱與咖啡店閒聊,總總。16個年頭的認識與熟悉,好難得,揪甘心。 最近透過臉書知道很多朋友結婚生子,雖是驚喜,卻少感動。原以為我已麻木,但今天這個遠道而來的喜帖,讓我開心到想開瓶舉杯歡慶,開趴手舞足道。原來,分享好朋友的喜訊是這麼感動這麼開心,我甚至懷疑這比自己要結婚還開心了。 只是突然之間有點惆悵,後悔這幾年自己沒有積極戀愛,否則就可以和好朋友們玩交換小孩的遊戲。好朋友果然不是白當的,總是用各種方式激勵著我:經營一段正能量的人生,尋覓一位攜手人生的好夥伴。 喜帖上寫著“愛,才要開始”,期待著他們能持續扮演彼此人生的重要角色,一直互相扶持。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Je suis Charlie – ,

關於Charlie事件的談論仍持續在所有媒體節目延燒,將自由言論與恐怖攻擊置於二元對立的現象陸續減少,話題分別延伸到其他面向,唯一提高的是歐洲各國對國家安全的警備狀態,例如今晚在比利時Vieviers就由警方主動攻堅一處恐怖份子嫌疑犯藏身處,造成2死1重傷。 作為一個逗號,前後分開的是目標一致的兩個句子,缺一即不完整,若刪除逗號,就會造成語意混淆。因此,面對Je suis Charlie的前半段思考,目前必須標上逗號,以開啟後半段的追蹤。具體而言,雖然連續追蹤了一週Cahrlie及Montrouge系列新聞,但為能記下自己看法最初時刻的純粹,是暫時避開了報章社論,(電台節目倒是隨機聽片段,而且有聽沒有很懂> »<)。不過既然現在討論的議題更廣,也就開始要追報章社論了。 除此之外,在法文中逗號內所插入的句子往往具有補充作用,因此借用這個逗號,也想表達對關心我的朋友的感謝。是尼尼.小玉和辰:三個我人生中最信任也最親近的朋友。謝謝你們在看到新聞後想到在法國的我,也謝謝你們分別給我的關心,你們的關心讓我覺得好溫暖,也增加了我對彼此友誼的信心。坦白說,這也是為何弄這個blog的原因之一,私心地希望唯三重要的朋友可以透過文字瞭解我。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Je suis Charlie – Le Terrorisme? La responsabilité?

恐怖攻擊? 距離事發第一天已經一週,經過週末集會悼念與言論自由遊行,並因應上週五行政院指示,法國各地倒是陸續提高警戒狀態,里昂大學校門開始單一出入口管制,不僅檢查學生證,也檢查背包,只是不見車站巡邏軍警增加。 事實上,法國政府立場目前是將事件視為恐怖攻擊而非單純的極端份子行為,因此歐盟幾位元首共同參與週日巴黎集會,因此如此警戒。 然而,究竟應該理解為籌備式的恐怖攻擊或單純的極端份子行為?我認為必須分開看待。首先關於Charlie Hebdo攻擊事件,很明顯可解讀為恐怖攻擊,因為針對性十足、目標極明確,兩兄弟瞄準的是“造成他們生活阻礙”的報社。然而,Montrouge的殺警事件則見不著如前一日般針對性的理由,較似對警察的仇視所引起的隨機犯案。再者,即便這名嫌犯在挾持猶太超商人質時所留下的錄音,似乎要說明他的犯案動機是因為社會歧視、因為法國在中東或馬利立場上用兵的不正當性、因為三起事件是與另外兩兄弟共同策劃的等,但這自白聽起來倒比較像是情緒抒發與找理由,而非絕對動機。 綜合上述,Charlie Hebdo遭受攻擊的原因在於近年飽受爭議的刊物,如果不是Charlie Hebdo,那也不會是另一間報社,相反的,女警被殺和猶太超商遭挾持完全可以找到另一個替代,可能是另一間猶太超市或不是當刻當地的另一名警察。因此,認定Charlie Hebdo攻擊事件為恐怖攻擊是可能的,但Montrouge殺警及猶太超商狹持事件或許更偏向社會事件特質。   誰的責任? 很多人將三起事件混為一談,聲稱皆為恐怖攻擊,理由在於兩兄弟與第三名嫌犯認識,並且曾接受葉門軍事訓練。這樣的說法暗中希望葉門軍事訓練將對這三名嫌犯的攻擊行為負起責任,但這顯然只是逃避法國社會所必須負起的責任。 第一,三位嫌犯生於法國長於法國,所知所感難道完全來自葉門的軍事訓練而非法國社會給他們的?即便葉門的軍事訓練灌輸過什麼樣的觀念給他們,但如果他們心中不存在著對法國社會不公義的種子,表達仇恨的方式或許不是今天這個樣子。但人們竟可以不問法國社會為他們帶來什麼,只說是葉門軍事訓練造成三名嫌犯的攻擊事件。 其次,三名嫌犯都是獄釋後再度犯案,顯然這社會的懲罰機制是有問題的,它無法有效制止犯罪行為。三名嫌犯都曾經因為某些案件待過監獄,如今他們全選擇“非自殺式”犯案,顯然視再度入獄為家常之事,而監獄是否也使之孕釀更多犯案動機,法國監獄機制在這起事件中又有理逃脫責任嗎? 固然參與葉門軍事訓練可能加深對法國社會歧視的仇恨感,是一個理由,但不會是唯一的責任,法國社會若持續以軍事訓練之名解讀責任歸屬,而不願承認社會歧視之事實,那接續的未必是恐怖攻擊,而是更多社會案件。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Je suis Charlie – la mort des suspects

事發後第三天,週五下午五時許,分別在兩地挾持人質的三名嫌犯皆在與警方的槍戰中身亡。手機傳來le monde App最新新聞快報,我卻震驚許久,太多問號至今仍在腦中徘徊。 首先,竟是何等理由必須在槍戰中使三名犯案者都死亡?即便這三名男子皆備有槍械武器,勢必威脅警方攻堅,但難道不能攻擊至重傷即可?或許,一名嫌犯的重傷或死亡並非全掌握在警方手上,但三名皆死亡,恐怕就是由警方掌控了。 因而接下來要問的是,是否內政部早已下達不抓活口的指令,以至於警方必須將三名犯案者射殺直到身亡,也就是最後看到的結果。 再者,面對重大罪犯的懲罰精神在此令人質疑。一個自1981年廢除死刑的國家,在對付嚴重攻擊國家的犯案者時完全不留活口,那麼,它當然不是一個需要死刑的國家,因為犯案者會在不同名義下遭到滅口,譬如這次是在槍戰中以三具屍體作畫下逗點。因此,我們可以說,法國沒有死刑,但能以國家安全之名授與軍警方在槍戰中執行死刑。這絕非最初法國廢死的精神,也違背這國家本身人權至上的精神。 當然,槍戰致死的疑惑也包含犯案者的自白公諸於世與否。如果留下活口,一切就必須上法庭辯解然後判刑,以及接受大眾輿論譴責,但為什麼這不是法國的選項呢?法國是否在害怕什麼?辯駁之後罪行減緩?舊事重演?*還是犯罪者的辯駁理由充足到可以引起社會輿論廣大迴響?總之,槍戰身亡的同時也代表辯解隨之安葬,唯一線索只剩RTL其後公佈的一段與嫌犯在挾持人質時的通話錄音。於是,在天平兩端,一邊是沸沸揚揚的言論自由論與省思揣測,一邊是再也無權辯解的犯罪動機,但人們卻說社會正公開討論著,說各方意見都必須被聽見。只是眾多意見終究是不包括最接近造成事件動機的那個聲音。 震驚與失望之餘,還是想胡謅一番:若要用大舉言論自由之旗掩蔽法國社會問題或國際交涉問題的方式混談事件各面向,不專精如我也略懂略懂。光憑最後兩項理由,已說明支撐言論自由的論點之荒謬,說什麼人權,談什麼自由,最後還是異己者格殺勿論。   *嫌犯早年犯案進監,相互結識,釋後接受某專門組織的軍事訓練,回法國境內共同籌備犯案。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12

Cloisteredcyber77 |
Habitualinvasio47 |
Parclashofclans |
Unblog.fr | Créer un blog | Annuaire | Signaler un abus | Je ne suis pas celle que vo...
| Laviedesmammiferes
| Strange'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