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 vie en France : une belle époque

A l’extrême négatif

今早醒後突然有個豁然感,也許低迷正終結於此刻!

回顧今年寒假,自聖誕起至春假結束,整整兩個月。中間考了一場檢定,算是分界點。前一個月,談不上奮發用功,但在唯考試是問的前提下,持續將情緒調頻為穩定狀態。後一個月,驟失考試重心的失落感瞬間來襲,偏偏仍在假期間,與人互動甚少之餘開始厭倦冗長的假期,情緒因此相對負極。

農曆年間的感觸不似去年強烈,僅只打了一通電話拜年,其餘皆以文字解決。唯一不變的是,對爸爸的思念,無關乎鄉愁的思念。相對於別人說的鄉愁,這樣的思念較難解。鄉愁犯時,機票買著就飛了,對爸爸的思念犯時,我去哪?只剩直撲撲的眼淚和堆積如山的面紙團。雖然知道自己不會重蹈覆轍,但還是必須時時警告自己別重蹈覆轍。

核對著2015初所寫下的其一願望,顯然二月的日記嚴重荒廢,自我認同感格外迷惘,四周28天月份記事上的大片空白都足以跳支舞了。

前天帶著氣憤想著自己在情感上的依賴,回溯每一次親情友情愛情與對時地物的情感經驗,終於得到一個結論:物極必反。總堅持看著寄望跌進谷底才肯放手,總是放縱自己沈浸在低迷氛圍一陣子後才肯撥雲。

三十歲的轉身肯定不比十五歲瀟灑,不過今早的豁然感已顯露轉身的念頭,也許這一覺醒來,轉身會更自然些。

Cloisteredcyber77 |
Habitualinvasio47 |
Parclashofclans |
Unblog.fr | Créer un blog | Annuaire | Signaler un abus | Je ne suis pas celle que vo...
| Laviedesmammiferes
| Strange'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