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mars 2015

la vie est dur, on rit quand même

被提醒很久沒有書寫了。其實我知道。 原因諸多,簡言之是逃避。 第一,逃避無所適從的情緒:轉換班級後勢必要積極主動建立與同學互動關係,但一個月來始終沒有成功融入下課時間有趣的閒談,難免掀起挫折感。 其二,逃避負面情緒:在Montpellier小旅行後,突然被丟了兩個負面情緒,在缺乏心理準備之下,不小心也掉進滿滿的感嘆中,擁抱生活的熱情驟然冷卻。 第三,逃避可讀性的書寫:正確而言不是沒有書寫,只是字裡行間穿梭的情緒太多,造成文句可讀性極低,因此也就不便張貼。 最後,逃避不如預期的照片功能:上次附加相片後,發覺功能實在低等至極,實無動力書寫圖文並茂的日記。 昨晚半夜和韓國小妹妹用文字訊息互相告白彼此的想念,說著去年此時我們的相遇,以及最近的學校適應,心裡暖暖的。雖然我們差距十歲,但我一直很喜歡這個小妹妹。她的黏又不黏以及總是願意與我分享心理感受的真誠,總讓我很願意關心她的近況,也讓我願意花心思經營彼此的友情。 Moi: Je me souviens souvent le printemps dernier les jours où on a discuté les devoirs et les jours où on a en fait mangé au resto. Elle: Moi aussi, surtout subway et les rouleaux de printemps. 我說:我常想起去年春天我們假討論功課之名行探索餐廳之實的日子。 她說:尤其是subway和春捲。 關鍵字printemps讓我笑了,真虧她想得到春捲接我說的春天。 這種前一秒還有點感傷後一秒卻笑開的對話模式似乎是我們的默契,無論誰扮演感傷,誰扮演笑開,我們沒有擺脫眼前的難題,但我們試圖在難題中找到值得幽默一下的樂趣。 la vie est dur, on rit quand […]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A l’extrême négatif

今早醒後突然有個豁然感,也許低迷正終結於此刻! 回顧今年寒假,自聖誕起至春假結束,整整兩個月。中間考了一場檢定,算是分界點。前一個月,談不上奮發用功,但在唯考試是問的前提下,持續將情緒調頻為穩定狀態。後一個月,驟失考試重心的失落感瞬間來襲,偏偏仍在假期間,與人互動甚少之餘開始厭倦冗長的假期,情緒因此相對負極。 農曆年間的感觸不似去年強烈,僅只打了一通電話拜年,其餘皆以文字解決。唯一不變的是,對爸爸的思念,無關乎鄉愁的思念。相對於別人說的鄉愁,這樣的思念較難解。鄉愁犯時,機票買著就飛了,對爸爸的思念犯時,我去哪?只剩直撲撲的眼淚和堆積如山的面紙團。雖然知道自己不會重蹈覆轍,但還是必須時時警告自己別重蹈覆轍。 核對著2015初所寫下的其一願望,顯然二月的日記嚴重荒廢,自我認同感格外迷惘,四周28天月份記事上的大片空白都足以跳支舞了。 前天帶著氣憤想著自己在情感上的依賴,回溯每一次親情友情愛情與對時地物的情感經驗,終於得到一個結論:物極必反。總堅持看著寄望跌進谷底才肯放手,總是放縱自己沈浸在低迷氛圍一陣子後才肯撥雲。 三十歲的轉身肯定不比十五歲瀟灑,不過今早的豁然感已顯露轉身的念頭,也許這一覺醒來,轉身會更自然些。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Cloisteredcyber77 |
Habitualinvasio47 |
Parclashofclans |
Unblog.fr | Créer un blog | Annuaire | Signaler un abus | Je ne suis pas celle que vo...
| Laviedesmammiferes
| Strange'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