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將返還文化物件予剛果共和國

比利時將返還文化物件予剛果共和國 作者:Nafissa Amadou/日期:2021年6月30日 原文網址:https://www.dw.com/fr/belgique-rdc-passe-colonial-biens-culturels-restitution/a-58114002 在德國、法國、荷蘭之後,比利時也決定返還所有殖民期間竊取的物件。 剛果民主共和國於本週三(6月30日)慶祝獨立建國61週年,此刻也是前殖民母國比利時應當還予獨立份子領袖Patrice Lumumba牙齒的日程(其最終身軀遺骸在遭遇謀殺後未曾尋獲),然而,歸還事務卻因covid-19疫情延後。比利時方考慮以最普遍的方式將文化物件還予剛果。 此歸還案關涉比利時Tervuren國立非洲博物館(Musée national de l’Afrique)八萬件館藏中883件在非正當條件下透過軍力和暴力所取得的物件。 歸返前的外交對談 比利時負責科學政策的國務秘書(secrétaire d’Etat)Thomas Dermine說明,掠奪而來的文化物件必須還予剛果共和國。 「關於那些掌有來源研究並指出是在非正當、偷竊、強奪、大屠殺條件下所取得的物件,並不屬於我們,應當立即轉移回所有者手上。不過,另個問題是:現在是否要以實體方式歸還物件,或晚些再歸還?為此,將與剛果進行外交對話,以釐清歸返方式,及如何連結合作發展和如何進行物件接待的基礎工作。」 Thomas Dermine補充,針對尚未釐清來源的物件,則視為「國家私有財產」(propriété privée de l’Etat)。 現約有少於40%的物件尚未進行來源研究,對這些物件所要做的就是:首先,試圖加快來源研究,使這些物件可歸屬為非正當或正當獲取的,但Thomas Dermine指出這很耗時,且對其它物件而言,幾乎難以找到其獲取來源。其次,今後所要做的是將這些物件轉移給國家私人領域,但是為使那些證明在非正當條件下取得的物品得以讓出。 歸返尚不足 對德國漢堡大學的歷史教授Jürgen Zimmerer而言,補償不只在於歸返偷竊的物件,應要有視為召喚過往悲愴的標準。 Zimmerer亦估計,「直至此刻,每個歐洲國家都帶來重要的補償政策,因為很顯然個人物件的歸返意圖說到底只補償了殖民期間罪行與苦痛的一小部分。過去對剛果人民所做的,以造成千萬名死亡的,其後Herero en Namibie大屠殺等,從未有過真正賠禮認罪(faire amende honorable)之意。」 Jürgen Zimmerer另外承認,即便比利時歸還文化物件的意願有限,仍可激使其它國家起而傚之。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秘書長出席突尼西亞迦太基早期基督教博物館的重新開幕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秘書長出席突尼西亞迦太基早期基督教博物館的重新開幕 日期:2021年6月9日 原文網址:https://actualite-tunisie.info/reouverture-du-musee-paleochretien-a-carthage-en-presence-dela-directrice-generale-de-lunesco/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秘書長Audrey Azoulay於本週二出席迦太基考古遺址早期基督教博物館的重新開幕。 在突尼西亞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教育及文化(尤其是遺產)合作背景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秘書長應突國總統之邀,於六月7日至9日正式參訪主辦第八屆水下文化遺產協議國會議的突尼西亞。 秘書長在文化事務部代理部長Habib Ammar及各遺產機構負責人的陪同下,參訪迦太基的考古位址和據點,包括安東尼公共浴池(thermes d’Antonins)、布尼克港(ports puniques)、迦太基德非祭壇(Tophet de Carthage)及羅馬式別墅花園等。 根據遺產及文化推廣發展局(Agence de mise en valeur du patrimoine et de la promotion culturelle,AMVPPC),該博物館的創建可追溯至1984年,是1972年至1992年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及國家遺產學院(Institut national du patrimoine,INP)所推「搶救迦太基」國際運動的內容之一。 博物館外牆可見馬賽克壁畫,是1969年至1970年國家遺產學院於教堂所在地考掘而來的成果。博物館亦可見羅馬競技場的發現物,包括柯林斯式馬戲蓬(chapiteau corinthien)、馬坑、一面呈現出賽馬車御者的馬賽克牆面。 遺址挖掘處的地下蓄水池完全融入博物館內,而鄰近的一處蓄水池則有考古學家發現的伽尼魅德(Ganymède)著名雕塑和碎成十七塊的老鷹。 早期基督教博物館涵蓋羅馬及早期基督教(註:約為西元200至500年)時期,伽尼魅德雕像為該館代表性作品。這座白色大理石材質的雕像約為五世紀時所作,呈現的是伽尼魅德和化為老鷹的邱比特(Jupiter)。 猶記該雕像於2013年11月8日曾遭偷竊,幾年後的2017年1月26日才歸還。 國家遺產學院網站寫著:「迦太基遺址自1979年10月26日起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名單。迦太基約於西元前814年由腓尼基人所建,使非洲載入歷史。」 「布尼克迦太基是海之女王,且自視為地中海世界的女主人。迦太基的布尼克帝因其光榮時刻和著名戰事而為人所知,但在西元前146年已消亡。 羅馬將軍「凱薩大帝」下令重建迦太基,而使之日後成為非洲行省總督的首都。隨後帝國體制時期的迦太基崇尚藝術與文學。聖奧古斯特(saint Augustin)時的基督教迦太基像是座由宗教和熱情所激昂的城邦。之後約有一個世紀是屬汪達爾的,後是拜占庭的,最後是阿拉伯的。如今的現代迦太基身賦過往盛名的考古見證。」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譯: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國家博物館重建

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國家博物館重建 作者:Siegfried Forster /日期:2021年5月12日 原文網址:https://www.rfi.fr/fr/afrique/20210512-l-afrique-des-musées-la-refondation-du-musée-national-de-tripoli-en-libye 「這個國家需要這座博物館。」的黎波里國家博物館(Musée national de Tripoli)座落在別名「紅堡」(Château rouge)及As Saraya al-Hamra的舊堡壘,該館藏有北非最為殊異的藏品及最為豐富的利比亞考古遺產。與Mohamed Fakroun就利比亞國家博物館重建與修復的訪談如下。 Mohamed Fakroun(以下略稱「M.F.」)長年擔任該國家歷史博物館館長一職,現為文化部古利比亞司成員,及負責省區國家級和省區級博物館的的黎波里考古司的司長。在革命的十年後及格達費(Mouammar Khadafi)垮台後,博物館重建計畫目的在於使之為大眾所用,並轉作講述利比亞人歷史的知識中心。 RFI:對您而言,的黎波里國家博物館的特色為何? M.F.:的黎波里國家博物館的特色,首要是其地點座落於的黎波里北非伊斯蘭教老城的紅堡[註:拜占庭時期已存在城市防禦用的大堡壘;十六世紀西班牙佔領期間,堡壘漆成紅色而得其名;義大利殖民者於1919年起將一部分建物整頓為博物館;1948年,紅堡改為Libyan Museum Complex;1988年由格達費為這8250平方公尺的新的黎波里國家博物館開幕]。此外,博物館的典藏涵蓋石器時代至史前文明時期亦為特色之一。修復計畫的概念是使博物館重生,讓人們看到國家歷史自始至今的全貌。 RFI:可否請您為我們指出一到兩件博物館的代表性收藏品? M.F.:例如代表(希臘神話中)大地女神狄米特(Demeter)與其丈夫冥神(Hadès)之女的春神波瑟芬妮(Perséphone)之墓碑(stèle funéraire),它從利比亞最「希臘」的城市昔蘭尼(Cyrène)的北陵墓考古發現而來,在世界上極為獨特,是個極具利比亞風格的碑,但我們卻知之甚少。 另有愛與美的女神維納斯阿芙蘿黛蒂(Vénus Aphrodite)雕像,是在大萊波蒂斯(Leptis Magna)所發現,饒富故事,其年代溯至二世紀末、三世紀初,約於1939年時由義大利人帶走贈予德國人作為禮物,又於二十世紀末時由義大利人歸還。 RFI:利比亞承受十多年苦難,的黎波里國家博物館在2011年利比亞革命後仍有觀眾嗎? M.F.:2011年起,國內的不穩定性迫使博物館關閉到2011年底,2012年才重啟典藏工作,其後狀況稍是平靜。但2015年起又再度關閉博物館,直至今日。期間為免浪費時間,我們計畫修復的黎波里博物館,在獲取法國修復相關專業者評估的同時,也與法國利比亞考古團(la mission archéologique française de Libye,MAFL)簽訂合約以作博物館整體研調,計畫第一階段是研究博物館所有典藏,以開啟即將展開的各項工作。 RFI:在重建及修復博物館的背景下,您如何「重新定義利比亞史的觀看」? M.F.:首要須使博物館符合二十一世紀標準。該館成立於1980年代,具有當時的規格規範。未來將維持原有典藏,但要讓觀眾有更好的瞭解和賞析,及更容易親近藏品,進而能夠辨識之。而這就不只關乎觀看改變,博物館創建時存在當時代政治影響的觀看,如今則希望博物館所談為繼承的遺產,以展現我們國家文化遺產的重要性。 RFI:格達費統治末期前的博物館,曾有展現該時代的專屬樓層,且該層設有格達費個人輝煌事蹟專區。您要如何在其離世十年後為現下時代賦予活力? M.F.:格達費統治時期的貪腐墮落從非驕傲之事。的黎波里國家博物館特別著重古典時代及中世紀,包括日常生活與手作工業等。未來或有創立致力於當代歷史的其它博物館計畫,專論二十和二十一世紀義大利人到來至今的過程。 RFI:全球疫情大流行是否改變該館展示作品的方式及博物館與觀眾的關係? M.F.:的黎波里省的博物館在考量作品安全及保護下,僅只一間是開放的,其它都謹慎地關閉,以免遭受掠奪或被當作目標,畢竟近期離的黎波里中心不遠處才發生戰事。 RFI:國家博物館重新開放後,其數位工具在館中的位置如何? M.F.:這是目前正在研究而難以回答的問題。數位工具會是服務觀眾的首要方法之一,以使觀眾得以研究、理解、賞析作品細節,另也會用於保護作品方面。 RFI:就國際層面而言,該館在非洲及非洲之外的最重要合作博物館有哪些呢? M.F.:以非洲地區來說,常和鄰近的突尼西亞和埃及等國之機構合作,合作面向包括實習、教育訓練或觀眾相關工作等。其它國際面向上,目前正與法國羅浮宮進行一項計畫,而的黎波里博物館代表團也與阿爾勒考古博物館(Musée d’Arles antique)進行研究合作。我們與法國和義大利的共事頻繁,也很相信其相關經驗。 RFI:法國總統於2018年提出歸返非洲文物的辯論。而利比亞與義大利在2008年時曾有昔蘭尼維納斯歸返事件,格達費和義大利當時總理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簽訂首份前殖民勢力協議。您對當今歸返議題辯論有何看法?的黎波里博物館涉及相關歸返議題嗎? M.F.:我不認為法國總統所談目標包含的黎波里博物館,其所訴主要是法國前殖民地國家於殖民期間被帶離國家的許多物件,而我們涉及的是較近期私下獲取或非法販運的考古物件。 RFI:您如何看待未來的黎波里博物館修復後的十年?博物館邁向2030年的願景如何? M.F.:未來三到四年間,修復工程可能會完成。博物館將重新找回觀眾,及在的黎波里不可或缺的功能與利比亞文化遺產的高度之地位。不過,安全穩定的狀態是找回在地和國際觀眾的前提。 RFI:博物館將是國家的一種指標或改變要素嗎? M.F.:的黎波里博物館從未遭遺忘,也將不會被遺忘。國家需要這座博物館,您無法想像有多少詢問博物館何時重啟的訊息。人們需要這座博物館,只是還需要時間和方法。這不只是資金問題,也要國家的穩定性。博物館過去曾有法國、義大利、英國、日本等地而來的觀眾,在接待世界各地觀眾之前,仍需要一段時間進行計畫。利比亞曾幾何時是個觀光勝地,而的黎波里博物館亦曾是利比亞觀光必訪之地。 RFI:修復工程何時完成呢? M.F.:2021年將會完成評估階段。現正與夥伴單位、政府及國際贊助單位協商未來完成博物館的預算。若一切順利,博物館將在2025年開幕。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譯:德國將返還貝南銅器予奈及利亞

德國將返還貝南銅器予奈及利亞 作者:Wendy Bashi/日期:2021年4月30日發佈 原文網址:https://www.dw.com/fr/lallemagne-va-restituer-des-bronzesdu-bénin-au-nigeria/a-57394019 德國文化國務部長(Beauftragte der Bundesregierung für Kultur und Medien)Monika Grütters宣告返還貝南銅器,但在非洲的反應不一。 這項貝南銅器歸返的決定是在德國文化國務部長Monika Grütters促成的博物館館長暨國家及地方政治代表的會議上所作的。 德國這批貝南銅器藏品是繼倫敦大英博物館之後,最重要的展示,而貝南銅器所代表的是非洲藝術中最富盛名的手工藝品。 身為奈及利亞人的Latifat Afegbua樂見德國這項決定,「這關乎貝南文化,是他們所有物,他們需要這些文物。因此,如果德國決定將之歸返,那會是好事,畢竟這是我們的文化。」 事實上,即將歸返的物件是從古貝南王國而來,也就是今日奈及利亞所在地。 不過泛非組織「統一、尊嚴、勇氣」(Unité, Dignité, Courage,UDC)發言人、反掠奪多文化陣線(Front multiculturel anti-spoliation,FMAS)成員的Mwanzulu Diyabanza提醒,這並非首次的文物歸返事務,他清楚表示「原則上是歡迎這類強調歸返的創舉,但更深入這類提議的話,我希望這次能與大英博物館提出歸返意圖卻採借展作法的處理方式不同,也能與法國政府歸返掠自Abomey宮的二十六件文物卻忽略另兩件重要作品的作為有所不同。」 非洲各國的牽連 近年歐洲大多數舊殖民勢力開始反思舊殖民地國家重申遺產所有權之事,其中尤以非洲國家為最。 任教於美國杜克(Duke)大學的塞內加爾籍教授兼作家Felwine Sarr認為,現在正是非洲國家為此問題發聲的時機,強調「1897年貝南城(Benin City)的貝南銅器遭受掠奪是具象徵性的。我認為這會是場結構性的運動,將會花一段時間,無法對之限制。非洲國家現應就歷史、認同及遺產的觀點對此問題發聲。」 喀麥隆史學家兼政治學家Achille Mbembe則認為,除藝術作品的歸返,最好能擴大思考以確保非洲大陸有強健的機構,他提醒「藝術物件的返還是個普遍的步驟,在普遍步驟的外觀下尚有其它事務,如提拔有能力者與建造一些機構以求穩定。」 奈及利亞想建造一個新博物館以展示這些珍貴銅器,這個未來的博物館建築位於愛督州(Etat d’Edo)的貝南城,應會在2024年底完成。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譯:「貝南銅器」即將歸返奈及利亞

「貝南銅器」即將歸返奈及利亞 作者:Olivier Marbot/日期:2021年3月24日發佈 原文網址:https://www.jeuneafrique.com/1142563/culture/les-bronzes-du-benin-bientot-de-retour-au-nigeria/ 在柏林全新洪堡論壇中,德國公開其持有的一大部分「人類學」物件,宣告與奈及利亞討論歸返1897年英軍掠自愛督(Edo)的「貝南銅器」。 德國外交部長證實與奈及利亞當局「已進入討論階段」,以進行「貝南銅器」歸返事宜。返還物件多是1897年英軍掠奪貝南城(當時城稱為「愛督」)時佔取的16世紀金屬雕像。 據藝術新聞(The Art Newspaper)報導,德國文化國務部長甚於3月15日該週前往奈及利亞,以與愛督州政府討論歸返模式。這顯示首都阿布加(Abuja)要求德國歸返1986年以來的作品是成功的,而這正是奈國駐柏林大使於2019年8月16日致Merkel總理信中所提。 530件「銅器」 德國擁有530件聞名的銅器,僅次於倫敦大英博物館。大英軍隊掠奪愛督(該軍隊代表團因違反愛督統治主禁入領土之令而遭謀殺,藉此討伐回應之)後帶回歐洲的大量物件歷經多次交換與再售,最終甚而分散流落至北美。 由法國總統Emmanuel Macron委交Sarr-Savoy進行調查的報告,引起法國對歸返殖民非洲期間徵收物件及藝術作品的辯論,也使擁藏這類物件的大型「民族學」博物館之國家討論之。而德國所涉及的爭議範圍包括國家近代史及新文化機構洪堡論壇(Forum Humboldt)的開幕。 過高的價格 該新博物館自2013年開始建造,其兩萬件非洲、亞洲、大洋洲藏品是匯併柏林的民族學博物館與亞洲藝術博物館而成的,但過多的花費(6億7千7百萬歐元,較原定多出1億元)及場址的過往備受批評,其舊建物在二戰期間遭同盟國炸毀夷平後重建為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國(ex-RDA,République démocratique allemande)的共和國宮殿。 該建築曾為掌控普魯士及德意志至二十世紀初的霍亨索倫(Hohenzollern)王子之住所,所遺留名稱與其帝國短暫但劇烈的殖民史相關。 Covid-19疫情和封城使該館在2020年12月的開幕先以虛擬方式進行,而這並不礙於奈國駐德國大使Yusuf Tuggar藉此機會再次要求歸返包括180件要在洪堡論壇展出的銅器。 奈及利亞預計由貝南城新博物館迎接這些銅器,該館是由英裔迦納建築之星David Adjaye所建造,其對外開放之日將近。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譯:Leila Mezian基金會私人博物館將於2024年開幕

Leila Mezian基金會私人博物館將於2024年開幕 作者:Samir El Ouardighi/日期:2021年4月5日發佈,2021年4月11日修正 原文網址:https://www.medias24.com/2021/04/05/le-musee-prive-de-la-fondation-leila-mezian-ouvrira-en-2024/ Leila Mezian基金會私人博物館在動土典禮三年半後終於重啟,原預計於2019年底完成的計畫因變更承攬建築事務所而延誤工程,未來將於2024年初開幕。 Leila Mezian基金會私人博物館耗資78迪拉姆(譯註:摩洛哥幣),總面積佔4000平方公尺,其中1200平方公尺為地面樓,該館富有摩洛哥文化遺產,將收藏2000件藏品,是摩洛哥貿易銀行基金會(Fondation BMCE-Banque marocaine du Commerce extérieur)董事長Leila Mezian博士五十多年的收藏,館設原應於2019年完工開幕,現已延宕兩年。 中斷與Tarik Oualalou建築事務所的合約導致延宕 摩洛哥裔Tarik Oualalou及其妻Linna Choi(譯註:韓裔)巴黎建築事務所的建築模型已獲基金會許可,然而兩方卻中斷合約,引發質疑。 兩方何以中斷合約無從得知,畢竟基金會最終擇定摩洛哥丹吉爾(Tanger)裔建築師Ouafa Boutenache,並由盛名且總部東京子部巴黎的Kengo Kuma日本建築事務所協助完成。 目前雖無法取得基金會拍板而定的最新設計圖,但建築執照已發予,工程也重啟了。 博物館空間設計已就緒 經本媒體消息來源指出,博物館工程才重啟,將持續二、三年後再向大眾開放。 本媒體訪談對象說明,「承攬博物館內部規劃的法國工作室已構思好未來的空間場景及展示設計,因此博物館最遲應於2024年初即能就緒」,但不願透露更多工程細節。 呼應Casablanca的超當代建築 根據另一消息來源,摩洛哥貿易銀行基金會董事長2000件藏品的一部分將在這棟含有六個樓層、規劃為典藏室及停車場的兩個地下室樓層建築中展出。 「博物館模型尚未公告,僅能從工地現場的戶外看板照得知,而基金會將發佈新聞稿以揭曉這項超現代計畫的更多細節」。 「事實上,由Kengo Kuma日本建築事務所設計施造的建物將很當代,但又與這座曾是現代都市建築實驗室之一的Casablanca城市相關」。 四層樓的常設展 「從第一層到第四層樓,將安置天花板高度般的柏柏爾門和古老立柱,以及一些常設展」。 第一和第二樓層預計規劃為城市文化,即Fès, Meknès, Tanger et Essaouira等城市的珠寶、織品(摩洛哥各城市的織造與刺繡)、藝術家Tamy Tazi的長袍、金屬華麗兵器(匕首、步槍)、歷史的門與天花板、古陶(尤是Fès的古陶)。 「至於第三和第四層樓將規劃為Amazighe文化的物件,如珠寶、兵器、織品、馬鞍、清真寺祭壇等」。 出租辦公空間以補足收入 「第五層樓作為行政之用,第六層樓出租為辦公空間以增加收入,該項收入將匯合至販售的付費及(兒童)免費門票中」。 「地面層作為特展、講座會議廳、圖書館、含商店的接待空間、咖啡餐廳,而夾層區則展示Leïla Mezian姐妹Meriem Mezian的繪畫與雕塑」以上由匿名消息來源者在新聞稿發佈前所提供的較為詳盡內容。 私人的傳奇性藝術遺產將與所有摩洛哥人共享 期盼更多博物館展覽訊息之際,本計畫推動者指出該館館藏為幾十年來向南、北摩洛哥藝術家及手工藝師所購之成果。 而Leïla Mezian則說這2000件藏品是經過五十年的累積,現在終將於一間以其名為名的博物館中向國人傳遞摩洛哥遺產品味。 這項文化計畫雖是延遲了幾年,但這個促成約十五項全職職缺的計畫落成,在Casablanca這般城市藝術愛好者圈將會是一大成功,畢竟Casablanca並沒有私人博物館……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譯:由建築師 Sir David Adjaye 操刀的奈及利亞貝南王國新博物館

奈及利亞:由建築師 Sir David Adjaye 操刀的貝南王國新博物館 作者:Nicolas Michel/日期:2020年11月14日 原文網址:https://www.jeuneafrique.com/1074141/culture/nigeria-un-futur-musee-pour-le-royaume-du-benin-signe-sir-david-adjaye/ 奠基於多年考掘成果、由明星建築師 Sir David Adjaye 操刀、得以容納貝南王國歷史及神話的博物館建造計畫,於11月13日在愛督州(État d’Edo)貝南市( Benin City)啟動。  遺產修復信託( Legacy Restoration Trust, LRT)、大英博物館和 Adjaye 建築事務所於今日(14)在奈及利亞貝南市聯合發表「貝南歷史再發現」計劃,其初衷即探索過去、展示當前並發揮遺產價值。值得留意的是,該重大考古挖掘計畫的所在處正是未來愛督西非藝術博物館(Edo Museum of West African Art ,Emowaa)的預定建造地。 這是在舊名愛督(Edo)今稱貝南市中所進行的最大工程,目的是追探17世紀至1897年大英帝國入侵期間首都範疇區的貝南王國考古遺物。遺產修復信託和大英博物館共投注400萬美元預算於該考掘工程。 考掘工程將於2021年啟動 愛督州長 Godwin Obaseki 於此機緣聲明,「貝南市是一座擁有各式奇特遺址和物件的古城,足以作為考古學、藝術、博物館學及修復的教學及研究中心。在此歷史悠久之地建造國際級博物館,須具足採集、保存、登錄文物的現址考掘工作,而博物館亦將展示出土文物。」 實際考掘工作將於2021年啟動,計畫的合作夥伴包括貝南皇家法院、愛督州政府、國家級博物館暨古蹟委員會等。考掘工程僅是短程計畫,未來長程目標是將「皇家典藏」列入愛督西非藝術博物館的收藏,使之同時是具備最完整貝南青銅器收藏及當代藝術廊廳的博物館。 藝術品返還 值此殖民掠奪藝術品歸還的激辯之時,愛督西非藝術博物館預計接收分散於世界各處機構的物件歸還,以利研究討論英軍摧毀貝南城前的貝南王國歷史。目前大英博物館持有900多件以此劫來的文物,其中約有100件置於常設展。 由貝南皇家法院代表、歐洲博物館和愛督州代表共組的貝南對話小組於近兩年內籌備新博物館工作,大英博物館館長 Hartwig Fischer 表示「愛督西非藝術博物館奠基於此一考古計畫之上,未來十年勢必成為最重要的標誌性博物館之一」。 明星建築師 此博物館建造計畫由擅於設計簡潔卻吸睛的明星建築師 Sir David Adjaye 之事務所操刀,必定吸引國際媒體目光。該計畫會以簡潔的古典主義來召喚貝南王國的過往。 愛督西非藝術博物館距歐巴宮(Oba Palace)不遠,會是赭色調並由當地植栽花園圍繞的矩形巨大建築,內部高處展廳得以觀看植栽庭院。室內空間設計啟發自考古碎片或時代文獻重建而成的貝南王國歷史建築,以於類前殖民環境氛圍中展示特定物件。 Sir David Adjaye 於計畫說明時聲明「對愛督西非藝術博物館建造計畫抱以極度謙遜且充滿靈感,它將成為非洲的一座新博物館範例。雖然乍看令人聯想到博物館傳統形式,但卻是在拆解西方世界博物館客觀化的取徑,以提出全面性的重構。博物館立基於貝南王國遺址、直角城牆及庭院網絡的研究,將置入平台亭閣類的居所,將物件重新脈絡化」。 Sir […]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譯:生態博物館暨社會博物館聯盟針對抗爭運動《黑人命也是命》表達道「在博物館中分享話語」

〖意見〗生態博物館暨社會博物館聯盟針對抗爭運動《黑人命也是命》表達道「在博物館中分享話語」 作者:admin/日期:2020年9月30日 原文網址:http://www.club-innovation-culture.fr/opinion-partager-la-parole-au-musee-fems-sept-2020/ 5月25日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明尼阿波里斯(Minneapolis)遭殺害後,社群媒體上「#黑人命也是命」(#blacklivesmatter)的標籤迅速傳播。在博物館領域,這常和另一標籤「#博物館並非中立」(#museumsarenotneutral)同時出現。生態博物館暨社會博物館聯盟( la Fédération des Écomusées et Musées de Société, FEMS)對《黑人命也是命》的抗爭運動表達道「在博物館中分享話語」。 這是由阿基坦博物館(Musée d’Aquitaine)副館長暨典藏研究展示部部長(conservatrice en chef)Katia Kukawka、文保員(conservatrice du patrimoine)Valérie Perlès和文保長(conservateur en chef du patrimoine)暨布列塔尼博物館館長Céline Chanas所共同表達。  該抗爭運動不斷擴大,從最初在美國到後來在國際上的發聲,從大西洋的一端蔓延到另一端,幾個月來未曾減弱過。這波抗爭與深植在我們社會中的種族主義密切相關,該種族主義影響著各領域中「被種族化」者的職場及私人生活,並且還強烈影響著各種社會關係。 或許有必要在此回顧一下喬治‧亨利‧希維耶爾(Georges Henri-Rivière)在1980年對生態博物館提出「演進式定義」時,當中最後一項可擴展至整體社會博物館的原則闡述:「……[這些生態博物館]所主張的文化,應從廣義上來理解,它們致力於使眾多訴求中多樣大眾的自尊與藝術表現受到肯認。由於樣本背景互異,多樣性因而是無限性的。這些社會博物館不自我封閉,而是接收並給予。 (Vagues,新博物館學選集,第1卷,第443-445頁)。  解放民族誌物件 幸好有Georges Henri-Rivière在1930年代對博物館的新觀點,新的物質性和知識性「物件」得以正當化。民族誌的、民俗的,甚至是所謂「次等的」物件就此擺脫藝術作品的限制,並從它可能存在的脈絡化中獲取自身價值。民族誌博物館最初旨在提升瀕臨滅絕世界中物質性痕跡的價值,並描繪其地方性、鄉村性或工業性的特質,但在1970年代逐漸汲取領土的概念,並質問其過往與今日的形成。 發展伴隨博物館專業人士草擬行動的積極參與者是受到鼓勵的。自從這些更具協作性的導向之後,幾乎各處都漸進地改變,從物質文化觀念轉向較具情感的遺產觀念,並揭示了集體記憶,以及生活於或展現於土地的新方式。  「不自我封閉」 「不自我封閉」的願景,在四十年後,前所未有地持續灌溉著生態博物館暨社會博物館聯盟網絡中各個博物館的科學與文化計畫及聯盟自身的行動計畫。 聯盟鼓勵這些博物館評估其所扮演的社會角色,並不斷自我審視其實踐、方法、想像力及對世界的再現。 從這個角度看,博物館是個集體、共享、參與社會議題的空間。因此,它應該要能夠支持社會變革。 儘管在我們的博物館中,大量且顯著地處理移民、混血、全球化和種族主義等問題,但某些社會的構成問題卻好像沒有、或沒有充分地被考慮或彰顯。 「博物館並非中立的」,這個表述的迴響正強烈說明,在機構論述(即便已留心文化多樣的問題)和機構大眾的期待與願望之間,可能存在真正的鴻溝。這一爭議最終促使我們自問:博物館談論的是誰?為誰?用什麼方法?是什麼目的?  如何介紹奴隸或殖民史? 展覽展示了關於奴隸或殖民史的物件,卻常找不到奴隸或被殖民者後代的身影,這種情況是對上述提問的一個好的回應範例。 我們知道圖像不只講述我們的過去,也講述我們的現況,即便這些圖像已經老舊了或在博物館「被放逐」(擱置許久)了;就算我們不認為如此,這些圖像仍可以對我們的想像產生作用。 波爾多(Bordeaux)過往四個世紀的歷史和富裕是與大西洋販奴貿易、殖民奴隸制度及第二波殖民化息息相關的,阿基坦博物館(Musée d’Aquitaine)的參訪者在參觀路線上會經過一部La Perdrix肥皂的廣告自動裝置:該產品諷刺地將黑膚色模特兒的皮膚美白,而正是在這個作法上凸顯該肥皂的效用。(該時期的女僕清潔液(Lessive de la ménagère)廣告台詞「它讓黑奴美白了」也同時播放)。 往前走則是在波爾多舉行的殖民博覽會和商展的廣告海報,接著是加工或進口到波爾多的殖民產品。其中一項是誇耀托尼可樂(Toni-Kola)的能量效果,將一位穿戴白色綁腿和殖民頭盔的文明白人殖民者和幾位姿態荒謬且幾乎裸體的非洲人作對照比較。另一個畫面則是將一名低領袒胸的黑人女僕當作牙買加萊姆酒Negrita的化身。而在兒童身高處的地方,參訪者還可以在那重建的漂亮雜貨店中發現一盒Au Nègre牌「純米保證」的澱粉。 博物館策展館員決定在阿基坦博物館的參觀路線展出此類物件,目的在於闡明種族偏見和歧視所構建的話語。 然而今日展間的文字和說明版是否足以使這個故事清晰易懂呢?其可讀性是否足以消除誤解的風險呢?博物館在展示這些物件時,難道不會冒著激起仍舊清晰的創傷,將黑人再一次置於需文明化的原始位階、需再教育的孩童位階或異國情調的性物位階嗎?如何避免這種傷痛歷史所遺留而博物館卻企圖揭露的混雜表述呢?再者,為更瞭解我們的社會,今日應保留哪些遺產以見證種族性的偏差行徑或對排斥與歧視作為的反抗呢?  論壇式博物館 […]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Comment faire une lecture : des stratégies

我不會讀書怎麼辦?專書閱讀的自我提醒 這半個月很是拒絕以螢幕讀文獻,重新翻閱紙本書籍,因此重新好奇研究人的讀書方法和準備功課等。注意到臺大演講網和SAGA Taiwan的研究分享之外,看到吳鴻昌老師文化社會學課程網站上的一篇人文社會科學基本功—淺談閱讀方法。故摘要並結合過去經驗,以便自我提醒。 章節結構 導言 議題旨趣:何以作者認為這是需要深究的議題? 批判對象:作者認為此議題的討論,存在什麼值得再批判、再思考的問題? 論述主軸:作者如何藉指出批判對象以凸顯論述主軸? 章節安排:從論述主軸衍生出哪些章節以論證? 論證結論:從各章節論證,可能推導哪些對批判問題的結論? 結論:讀導言之後、讀各章之前 完成導言、章節結構後,試想可能的推導結論,再翻閱作者結論處,彼此有何異同? 我沒想到的,但作者想到了? 作者沒有注重的,但我所在意的? 判辨閱讀與否:根據導言和結論的閱讀心得來判辨 各章間的主命題串接邏輯 文中案例、學者、著作、註釋,若進一步瞭解,有助養成學術背景知識 將作者闡述的論證脈絡做成摘要 以中立性的文字表達:本文指出…、作者指出… 個人閱讀書摘篇幅1p./10-15p.為佳;報告專用篇幅1p./50-150p.為佳 心得與批判:此書對自己的研究議題啟發為何;試找出論述主軸上論據不足或避重就輕的部分;搜集文中缺漏未足之處的相關文獻資料,以為辯駁批判的佐證。   *閱讀理解(與書寫)技巧: 文章段落 各段落的主題(句) 各段落的連接詞 專書章節 章的主命題 主命題間的串接延續邏輯   延伸閱讀 Mortimer J. Adler, Charles Van Doren, 郝明義、朱衣譯,2016,如何閱讀一本書(How to Read a Book, 1972)。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Comment faire une lecture : avant-propos

我不會讀書怎麼辦?求學經驗作為前情提要 從小到大,有幸也不幸地在美術班足足念了十年。當社會大眾對美術班的印象是不會讀書或不愛讀書時,我拼命地想向這種社會大眾證明這是多麼荒謬的刻板印象,甚至要指著這些人的鼻子說這種價值觀有多偏差。 很幸運也很不幸地生在一個中學教師的家庭,大家都說有任教數學與英語的父母是件幸福的事,然而當時的我完全無法理解這種幸福之說的理由何在,後來才知道,原來別人口中所稱的幸福是指不必上補習班、不必繳補習費、享有額外加強學科的機會。 基於以上幸運與不幸的理由,在那十年美術班生涯的後半段,我幾乎是以所謂的學科成績活下來的。我早早就發現在這樣的社會價值觀中,即便繪畫技巧高超,又或繪畫認知能力卓越,總有個前提才能獲得社會/教育體制肯認,那個前提是「學科要夠(好)」。而我不過就是在這樣教育氛圍下,很技巧性地成為所謂學業成績優秀的孩子。 進入大學美術系後,我將書本放下有四年之久。是的,我終於可以不再是個「學業」成績優秀的人了,因為這四年的學業不完全建立在書籍的文字上,成就表現也不再倚賴紙筆考試,我終於真正放下對文字學習和紙筆考試的依賴了。然而,這不表示我不學習了,而是我能自在地以非文字方式學習、甚而成就自我價值。四年當中,我幾乎徹底遠離書本。 直到教師實習時,一方面發現自己智能毫無長進,一方面再度面臨讀書考試,才發現過往求學時信手捻來的讀書考試能力,也早已離我而去。勉強通過幾乎沒在後續人生派上用場的教師檢定後,天真地覺得寫一篇碩論應該可以讓自己演化成有智識的人。 真正要寫論文時,我慌了,赫然發現自己一點也不懂書寫與閱讀,此時更可怕的是,求學時被以學業成績肯定個人成就的種種,毫無掩飾地浮現在腦中。這對於要繳出碩論的研究生來說,簡直是個災難,更正確地說,當時的我就像以不正確姿勢向前游了幾公里後被大浪一推,睜眼發現自己站在海與岸的交接處,望向大海,徒剩茫然。從那時起,我才決心尋求讀書方法。然因缺乏真正的閱讀經驗,往往難以深刻理解,腦子簡直僵固了,根本無法舉一反三。 在閱讀的追尋經驗上,我真正覺得有幸的是法語學習經歷,更精確地說,是法語考試的模式逼得我非得學會有效閱讀的方式。回顧法語學習過程,最痛苦階段莫過於從B1前往B2及C1的路途,B2程度必須具備長篇文章閱讀能力,C1程度必須具備多篇文章閱讀統整與綜合書寫能力,正是在這個時期我才自認真正學會何以閱讀。 真正懂得閱讀、享受閱讀的階段,就是在法碩論書寫的時期了。為了書寫碩論,我有清楚的問題意識,因此能夠主題研究導向式地閱讀。後來甚至能耐心地閱讀輕文學及長篇社會紀實,這個習慣持續到我進入臺灣博班後的幾個月才中斷。 會中止這樣的閱讀習慣,我認為是件很可惜的事,然而,這與臺灣博班教育模式脫不了關係。這裡的博士研究階段,很多人幾乎無法進行深入性主題閱讀,幾乎所有人都只泛泛一讀就發表,課堂內如此,研討圈也常見,求廣泛而不求精深。即便我極力抵抗,卻還是逐漸被這可怕的洪流淹沒。這也解釋了我在博班第一年修課時期極為驚訝與茫然的窘況,以及第二年花費大把心力重尋閱讀習慣的探索。 邁入博班第三年,我沒有大破大立地進行閱讀習慣改革,但半年前讀過艾可對論文的指點,現在手邊備有如何閱讀一本書,倒已備足我在主題閱讀方面的信心了。

0 Commentaires En lire plus ... »

Cloisteredcyber77 |
Habitualinvasio47 |
Parclashofclans |
Unblog.fr | Annuaire | Signaler un abus | Je ne suis pas celle que vo...
| Laviedesmammiferes
| Strange's Story